网站首页 > 大秦帝国 > 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

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

  乐毅刚刚回到军中尚不到半月,老剧辛便到了。

  开春之时,燕昭王春来病发自感时日无多,一道诏书急召乐毅返国主政。可没有等到乐毅回到蓟城,燕昭王便撒手去了。葬礼之后便是新王即位大典,姬乐资王冠加顶,便当殿擢升了二十多名新锐大臣!乐毅剧辛两位鼎足权臣事先竟毫不知情,当殿大是尴尬。思忖一番,乐毅便留下一封《辞国书》嘱吏员送往宫中,自己便星夜奔赴军前了。乐毅明澈冷静,眼见新王刚愎浅薄,纵然进言力陈,也只能自取其辱,便打定一个主意:迅速安齐,而后解甲辞官。按照他在燕国的根基,至少一两年内新王尚不至于无端将他罢黜,而以目下大势看来,至多只要一年,齐国便会全境安然划入燕国。那时侯,平生心愿已了,纵然新王挽留,乐毅也是要去了。老剧辛只黑着脸一句话:“大军在手,乐兄但说回戈安燕,老夫便做马前先锋!”“天下事,几曾尽如人愿也。”乐毅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剧兄啊,子之之乱,已使燕国生民涂炭。齐军入侵,燕国更是一片废墟。你我怀策入燕,襄助先王振兴燕国于奄奄一息,历经艰难燕人始安。耿耿此心,安得再加兵灾于燕国?”“姬乐资乖戾悖逆,岂非是燕国更大灾难?”

  “邦国兴亡,原非一二人所能扭转也。”乐毅淡淡地笑着,“此时回戈,只能使姬乐资一班新贵结成死党对抗,国必大乱,齐国若再乘机卷土重来,联手五国分燕,你我奈何?”

  剧辛默然良久,唏嘘长叹一声:“天意若此,夫复何言?”站起来一拱手,“乐兄珍重,剧辛去了。”“剧兄且慢。”乐毅一把拉住,“非常之时,我派马队送你出齐归赵。”剧辛一声哽咽:“乐兄!去赵国吧,赵雍之英明,不下老燕王也。”

  “也好。”乐毅笑了,“剧兄便将我妻儿家室带走,乐毅随后便到。”

  “终究还是不愚。”剧辛终于笑了,拉住乐毅使劲儿一摇,“我等你。走!接嫂夫人世侄去。”便拉起乐毅大步出了幕府。一时忙碌,三更时分便有一支偃旗息鼓的马队悄悄出了大营,直向西方官道去了。

  此日清晨卯时,幕府聚将鼓隆隆擂起,即墨大军的二十三位将军脚步匆匆地聚来,脸上显然带着一种莫名其妙地紧张。围困即墨的是骑劫所部,以辽东铁骑为主力,向来是燕军中的复仇派。几乎便在剧辛抵达的同时,蓟城另一路秘使也到了骑劫大营,对骑劫并一班大将秘密下了一道诏书:三日之内,若乐毅不交出兵符印信,着即拿下解往蓟城!骑劫原本勇猛率直,此刻却沉吟了一阵才开口:“秦开所部唯乐毅是从。移交兵权,必是大将齐聚,秦开从莒城赶来,也得一两日。三日拿人,却有些说不过去。特使能否宽限到旬日之期?”“不行!至多五日,此乃王命!”秘使竟是毫无退让之余地。

  骑劫一咬牙:“好!便是五日!诸将各自戒备,不得妄动。”

  骤闻聚将鼓,一夜忐忑不安的秘使立即惊得跳下军榻,钻进商旅篷车带着几名便装骑士逃出了军营。骑劫正赶着秘使车马的背影前来问计,不禁愤愤然骂道:“鸟!燕王用得此等鼠辈,成个鸟事!”

  及至众将急促聚来,聚将厅的帅案前兵符印信赫然在目,却是只肃然站着一个中军司马,竟不见素来整肃守时的上将军。军法:大将不就座发令,诸将不得将墩就座。这案前无帅,却该怎处?正在一班将领茫然无所适从的时节,聚将厅的大帷幕后悠然走出了一个两鬓斑白的布衣老人,宽袍散发,面带悠然微笑,不是乐毅却是何人?

  “诸位将军,”乐毅站在帅案一侧淡淡笑着,“乐毅疏于战事,六载不能下齐,奉诏归国颐养。王命:骑劫为灭齐上将军。诏书便在帅案。中军司马,即刻向上将军交接兵符印信。”

  “昌国君,”骑劫一时竟大是难堪,“莒城诸将未到,半军交接……”

  “骑劫将军,你想他们来么?”乐毅依旧淡淡地笑着,“但有兵符印信,便是大将职权,将军以为如何?”“谢过昌国君。”骑劫深深一躬,“末将行伍老卒,原本不敢为帅。”

  “将军何须多说。”乐毅摆了摆手,“我只一句叮嘱:猛攻即墨可也,毋得滥杀庶民,否则后患无穷。”“嗨!”骑劫不禁习惯性地肃然领命。

  “诸位,军中无闲人,乐毅去了。”布衣老人环拱一礼,便悠然从旁边甬道出了幕府。“恭送昌国君!”二十多员大将愣怔片刻,竟是一声齐喊。秘使本来当众发布了命令的,乐毅交出兵权之后,必须由两千骑士“护送”回燕。此时此刻,眼看着统率他们十三年带领他们打了无数胜仗的上将军一身布衣两鬓白发踽踽独行而去,这些一腔热血的辽东壮士们当真是酸楚难耐,谁还记得逃跑秘使的命令?

  幕府外轺车辚辚,待骑劫赶出幕府,布衣老人的轺车已经悠然上路了。从即墨出发去赵国,几乎便要贯穿齐国东西全境千余里。偏是乐毅竟不带一兵一卒,只轺车上一驭手,轺车后一个同样两鬓如霜的乘马老仆人,便一车三马上路了。“昌国君,”老仆走马车侧轻声道,“还是走海路入楚再北上,来得保险些。”“舍近求远,却是为何?”乐毅笑了。

  “元戎解兵,单车横贯敌国千余里,老朽实在不安。齐人粗猛……”老仆硬生生打住,将“连自家国王都杀了”一句吞了回去。乐毅却是一阵大笑:“生死有命,人岂能料之也?若齐人聚众杀我,化齐方略根本就是大谬,乐毅自当以身殉之!何须怨天尤人?若齐人不杀我,化齐便是天下大道!大将立政,却不敢以身试之,岂不贻笑天下也?”“昌国君有此襟怀,老朽汗颜了。”老仆在马上肃然一拱,“能与主君共死生,老朽之大幸也。”乐毅淡淡一笑,对驭手吩咐道:“从容常行之速,一日五六十里,无须急赶了。”驭手“嗨!”地答应一声,轺车便在宽阔的官道上辚辚走马西去。

  日暮时分,已将到胶水东岸,乐毅便吩咐在官道旁边的一片树林中扎起了帐篷。此地已经离开即墨六十余里,熟悉的即墨城楼已经隐没在暮春初夏的霞光之中了。正在帐篷前的篝火燃起老仆埋锅造饭驭手刷马喂马之时,突闻东边旷野里马蹄声急骤而来!乐毅久经战阵,凝神一听,便知是不到十骑的一支精悍马队。驭手一声大喊:“昌国君上马先走!末将断后!”乐毅微微一笑,却安然坐在了篝火旁的一块大石上:“慌个甚来?没听见我方才的话么?”驭手一阵脸红,兀自嘟哝道:“便是死,也左右不能让齐人欺凌了。”便将长剑往篝火旁一插,挽起一副强弩便躲在了轺车后面。

  便在此时,马队飓风般卷到,为首骑士骤然勒马,盯着大石上被篝火映照得通红的布衣老人,竟良久没有说话。乐毅也打量着丈许之遥的马上骑士,一身破旧不堪的红衣软甲,一领褪色发白且摞着补丁的“红”斗篷,束发丝带显然已经颠簸抖去,灰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衬得一张黝黑的脸膛分外粗糙。

  “敢问,来者可是田单将军?”乐毅淡淡地笑了。

  “足下,可是乐毅上将军?”骑士也是淡淡一笑。

  “老夫正是乐毅。”布衣老人站了起来,一声沉重地叹息,“将军殚精竭虑,孤城六载而岿然屹立,乐毅佩服也。为敌六载,将军若欲取乐毅之头,原是正理,然却与齐人无干了。”

  “昌国君差矣,”骑士一拱手,“田单闻讯赶来,是为一代名将送别。”说罢一跃下马,向后一摆手,“拿酒来!”乐毅爽朗大笑:“好个田单,果然英雄襟怀。老夫却是错料了。乐老爹,摆大碗!”老仆却是利落,眨眼便在大青石上摆好了六只大陶碗。田单接过身后骑士手中的酒囊,一拉绳结便依次将六只大碗斟满,双手捧起一碗递给乐毅,自己又端起一碗,慨然便道:“昌国君,此乃齐酒。田单代即墨父老敬将军第一碗:战场明大义,灭国全庶民。田单先干!”便汩汩豪饮而尽。

  “庶民为天下根基,将军若得再度入燕,亦望以此为念。”乐毅也举碗饮尽。“田单敬将军第二碗:用兵攻心为上,几将三千里齐国安然化燕!”

  乐毅微微一笑:“为山九仞,却是愧对此酒也。”

  田单肃然道:“将军开灭国之大道,虽万世而不移,何愧之有?”

  “好!便饮了这碗,愿灭国者皆为义兵也。”

  “最后一碗,却是向将军赔罪。”田单喟然一叹,“天意不期,田单一介商旅却做了将军对手,才力不逮,便多有小伎损及昌国君声望,田单惭愧也。”说罢便是深深一躬。

  乐毅哈哈大笑,眼中却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兵者,诡道也。将军用反间之计,何愧之有?同是一计,先王一举破之,新王却懵懂中之。惭愧者,当燕国君臣也。”唏嘘哽咽间,乐毅举起大碗便一饮而尽,却是良久无话。“昌国君,”田单骤然热泪盈眶,“齐人闻将军解职,百感俱生,大约都聚在前方,箪食壶浆聚相恭送将军,田单便不远送了,愿昌国君珍重也。”

  乐毅长叹一声:“但得人心,化齐便是大道,乐毅此生足矣!”

  “田单告辞。”

  “将军且慢。”乐毅淡淡地笑着,“老夫一言,将军姑妄听之:齐若复国,燕齐便成两弱,国仇亦算了解。将军若得主政,幸勿重蹈复仇之辙,如此齐燕皆安,方可立于战国之世。”

  田单默然良久,深深一躬:“田单谨受教。告辞。”说罢飞身上马,便在夜色中向东去了。乐毅凝望着渐渐远去的马队,不禁便是怅然一叹:“燕有乐毅,齐有田单,当真天意也。”思忖片刻,回身吩咐道,“乐老爹,明日改走海路,由楚入赵。”老仆摇着头便是一声感慨:“咳!君主偏是找难,出齐无险了,倒是不走了。”

  乐毅笑道:“逢道口便饮酒,岂非醉死人了?”谈笑间主仆三人便围着篝火吃饭,歇息到天交五更,便上路直下琅邪海湾了。却说田单从城外秘道回到即墨,立即开始了紧张筹划。燕军换将,定然要对即墨大肆猛攻,田单的第一件事便是严厉督促全城军民连夜出动,将大批防守器械安置就位,又反复重申了军士轮换上城的次序,直到天亮时分方才大体就绪。多年来,由于乐毅的“宽围”,始终处于战时的即墨事实上却极少打仗,人们便多多少少地松弛了下来。尽管在乐毅被罢黜的消息传开之后,即墨军民已经觉察到了不妙,但还是很难骤然进入第一年那种血脉贲张的死战状态。田单清楚地记得,在最艰难的第一年,只要军令一下达,全城就会雷厉风行,从来没有过需要他亲自督导反复申明的事儿,可今日却出现了。以战国军旅的目光看,六年之兵无论如何都是老兵了,将军如何下令士兵们便能立即做到,表面上似乎都很顺当。然则看在田单眼里,他却总觉得不放心,总觉得少了什么最要紧的东西。天亮回到幕府,田单立即派出秘密斥候从秘道出城,紧急追回将要出海的鲁仲连。“田兄,何事如此紧急?”匆匆归来的鲁仲连有些意外。

  “人心懈怠。”田单沉着脸,“不设法解决,根本经不起燕军连续猛攻。”“也是。”鲁仲连毕竟多有阅历,立即便明白了此中危机,“我方才出得秘道,鴞叫三阵,城上才放下绳筐。头年,可是只一声便了。”“今日备兵,民人都不出来了,只有军士。”田单的声音沙哑,显然是喊叫了一夜。鲁仲连皱着眉头思忖一阵道:“久屯不战,燕军也必有松懈,又兼乐毅骤然离军,燕军要猛攻,也得恢复几日,还来得及。”“有办法?”田单目光骤然一亮。

  “或许可行。”鲁仲连诡秘地一笑,便凑近田单咕哝了一阵。

  田单却是一阵沉吟:“只是,太损了些。”

  “非常之时,无所不用其极也。”鲁仲连慨然拍案,“此事我来做,你只谋划破敌之法便了。”“好!”田单也顿时振作,“破敌之法已有成算,我便立即着手。”

  此时的燕军大帐也是一片紧张忙碌。

  乐毅骤然离去,所有的全局部署与诸般军务都留给了中军司马向骑劫交代。粗豪的骑劫几曾想过做全军统帅,看着乐毅平日里洒脱消闲,便也以为上将军无非就是升帐发令而已,所有军务都有一班司马,主将只管打仗便了,有何难哉!不想一接手,中军司马便报来一摞需要立即处置的紧急文书,当先一封急报便是莒城大将秦开的“请命处置莒城降燕者书”。下来便是各营急务:粮草将军请命军粮如何征发,辎重将军请命军器打造数量,斥候营请命如何安置秘密降燕者家室,各军大将请命病残伤兵统一归燕的日期,莒城官员示好燕军的秘密军情羽书等等等等,足足二十多件。

  骑劫顿时恼火:“我要猛攻即墨!忒多聒噪!”

  “上将军,”中军司马低声道,“昌国君对这些急务,历来是当即处置的。”“那就先依成法处置,打完仗报我。”

  “上将军,”中军司马为难了,“昌国君是宽化,如今王命力克,若依成法,便是背道而驰,上将军须得有个决断才是。”“鸟!”骑劫骂得一声,便急得在出令厅转起来,“一窝乱猪鬃,处处都得变,这可咋整?”又猛然转身,“你便说个法子,咋整?”一口辽东话竟是又响又急。

  “兴亡大计,末将但奉命行事。”中军司马却只是低头一句话。

  “酒囊!饭袋!”骑劫大为恼怒,“传我将令:琐事一概不理!只管猛攻即墨莒城!旬日之内不破城,提头来见!”“嗨!”中军司马如释重负,连忙疾步出厅传令去了。

  于是,燕军丢下各种急待处置的军务不顾,立即在此日猛攻即墨。田单鲁仲连大出意料,连忙亲自上城守定西门要害,生怕稍有闪失。及至攻防两个回合,燕军战力竟是大不如前,各种攻城大型器械的威力也是大减。壕桥纷纷踩翻,云梯也经不住几块擂石便咔嚓折断,攻得一阵,便在城下抛下了千余具尸体。鲁仲连哈哈大笑:“田兄,骑劫这小子没睡醒!高估他也!”田单拭着额头汗水长吁一声:“如此敌手,天意也。”

  骑劫猛攻不下,便升帐聚将,要立斩三员大将。二十多个将军无不大急,竟是众口一声:“枉杀无辜!我等不服!”这些将军原本都是骑劫旧部,今日众口一词,骑劫不禁怒火上冲,高声喝道:“攻城不力,大灭燕军威风!不杀咋整!”便有铁骑大将道:“上将军明察,昌国君主军之日,可曾如此打仗?末将之见,歇兵旬日,整顿军马器械并诸般军务,而后再战。”话音落点,众将便轰然赞同。骑劫无可奈何,只好气咻咻下令歇兵休战。

  便在这天晚上,斥候营总领来报:一个商人出城来降。骑劫立即下令带进幕府大帐。“如何此时降燕?”骑劫黑脸粗声,目光凌厉地盯住了布衣商人。

  商人却是从容:“在下有一策献上,可使燕军破城。然则,也有一事相求。”“说!何事?”

  “危邦不居。在下唯求千金一车,远走他乡经商。”

  “准你!便说破城之策。”

  “齐人最是尊崇祖先敬重鬼神,乐毅当年以清明许祭,买得齐人敌意大减。将军若反其道而行之,全数开掘郊野坟茔,暴尸扬骨,齐人必心志溃乱,即墨一鼓可下也。”

  “见利忘义,商人本色也。”骑劫哈哈大笑,转身下令,“赐千金,双马快车一辆,立即护送先生出齐。”次日清晨,燕军出动三万步兵,全部掘开了即墨城外的陵园坟茔,将全部惨白的尸骨堆成了一座小山。即墨庶民军士早已经闻讯聚满城头,一片哭声震动四野。正午时分,燕军给白骨小山浇上了五百多桶猛火油,一支火把丢进,顿时浓烟滚滚火光熊熊,浓烈的腥臭气息在冲天烟火中弥漫了整个即墨城头。

  “老根没了!即墨降燕了!”城下燕军一片嬉笑高喊。

  大火一起,即墨城头便炸开了锅!人们捶胸顿足嚎啕大哭,老人们竟是当场便昏死过去三十余人,军民人等无不血脉贲张须发直竖,乱纷纷吼成一片:“开城出战!杀光燕人!”“血洗燕国!”“剐杀骑劫!复我血仇!”幸亏田单亲自守住了城门,鲁仲连在城头哭喊劝阻,即墨军民才没有冲出城厮杀。即墨人的仇恨怒火终于最彻底地燃烧起来了。连日之间,城头成了祭奠祖先的神台,万千白布血书挂满了城头女墙,络绎不绝的请战庶民竞日围在幕府外哭喊请战,连女子孩童都自发编成了死战千人队,尖利地呼喊着要杀光燕人。田单立即快速行动,第一道命令便是征发全城耕牛。一声令下,一个时辰间在校军场竟齐刷刷聚集了两千多头耕牛。经过遴选,留下了一千二百多头壮猛健牛,其余弱牛全部宰杀炖肉。田单下令:三日之内,每个军士务必吞下二十斤牛肉,不许哭喊,养足精神出战!即墨工匠全部出动,给每头健牛用皮带扎束两支长大的铁矛,牛身绑缚一大片怪诞的黑红大布,牛角绑缚两把锋利的尖刀,牛尾扎一束细密的破衣剪成的布条。届时布条渗满猛火油点燃,健牛便成了凶猛无匹的踹营大军。与此同时,两万精壮军士编成了长矛军与厚背大刀长剑军,五千骑兵编成了掩杀军;其余五万多庶民无分男女老幼,全部按照家族编成了三支复仇军,届时分别从地道杀出。三日之后,正是月黑风高的四月二十八。即墨军民在万千火把下云集校军场,田单一身铁甲手持长剑走上了将台:“即墨军民父老们听了:燕人灭我邦国,掠我财富,掘我祖陵,大火焚烧我祖先尸骨,此仇不共戴天!今日便是复仇雪耻之战,我要以火牛阵大破燕军,让燕人葬身火海,报我祖先——”

  “杀光燕人!报我祖先!”震天动地的吼声响彻全城。

  田单下令:“火牛阵与两万步军我自统领,出西门!五千铁骑由鲁仲连统率,出北门!其余民军由公推之族长统领,出地道!战鼓之前全军肃静禁声,依次就位,秘密开城!”

  便在这月黑风高的子夜,即墨的城门与地道口都悄悄地打开了,黑压压的大军悄无声息地弥漫出来,从壕沟外逼近到燕军大营里许之外,列成了丛林般的阵势。辽阔的燕军大营依旧是军灯闪烁,一片安然。

  突然之间,战鼓隆隆而起,即墨大军惊雷般炸开!千余只健牛猛甩着燃烧的尾巴,哞哞吼叫着排山倒海般冲进了燕军大营,冲跨了鹿砦扯翻了军帐踩过了酣睡的军兵,牛头长矛尖刀肆意挑穿了奔突逃窜的任何物事,连绵大火立即在辽阔的军营蔓延成一片火海!火牛身后便是潮水般怒吼呼啸的即墨壮士,大营两侧的原野上则是奔突截杀的即墨铁骑,再后便是即墨民军无边无际的火把海洋。大骇之下,骑劫的十万大军竟在骤然之间土崩瓦解了。

  天亮时分,燕军余部已经仓皇西逃。清理战场,燕军尸体竟有六万余具。骑劫也在乱军中被杀,尸体竟在燕军幕府外三丈之遥,肚腹大开膛的晾着,双眼圆睁大嘴张开,一副无比惊惧的狰狞面容!分明是刚刚出帐尚未厮杀,便被火牛尖刀开膛破腹了。鲁仲连哈哈大笑:“田兄,一鼓作气,收复齐国!”

  “便是这般!”田单一挥手,“传令三军城外造饭,饭后立即追杀!”

  乐毅离军,齐人之心大伤,正在担心燕军反复,便有即墨大捷的消息骤然传开,一时欢声雷动,纷纷卷入田单的追击大军。月余之间,齐国七十余城便全部收复。围困莒城的秦开大军明知大势已去,早在田单开始追杀的时候便撤军归燕了。两个月后,田单率大军隆重迎接齐王田法章进入临淄复国。田法章感慨唏嘘,大朝当日便封田单为安平君开府丞相、貂勃为上卿,共同主持齐国复兴大政。历经六载亡国战乱,齐国终于神奇地复活了。

  消息传开,列国却是一片微妙地冷漠。月余之间,只有后援齐国的楚国派出了上大夫庄辛来贺,没有占齐国一寸土地没有掠齐国一车财货的秦国,派来了华阳君为特使祝贺。貂勃倍感屈辱,愤愤来找田单:“五国攻齐,魏韩分了宋国,也便忍了。只这赵国夺取的河间却是我大齐本土,竟是装聋作哑不出声!以我之见,立即派出特使,向赵国索回河间!”“此一时彼一时。赵国目下今非昔比,以新齐之弱,上门也是自取其辱也。”田单却是淡淡笑了。“岂有此理?哪便忍了?”

  “六载抗燕,貂勃兄竟还是如此火暴?”田单笑道,“目下赵国雄心勃勃,一如当年燕国。齐国只能等待,等他自己生变。”“你是说,赵国也会像燕国那般变化?”

  “假若不能,便是天意了。一如秦国,内部不生变,谁却奈何?”

  貂勃长吁一声:“齐燕两弱,便只有秦赵争雄了?”

  田单一笑:“貂勃兄纵不甘心,也得作壁上观了。”

  正在此时,书吏匆匆急报:赵国发兵十万进攻中山,秦国起兵攻赵!

  “如何?秦国救中山?匪夷所思也!”貂勃哈哈大笑。

  “天下强国,总归是不甘寂寞了。”田单依旧一笑,“等吧,也许齐国还有机会。”

--免责声明-- 《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文笔优美俱佳,如果《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这篇文章结尾注明了由本站原创,那么《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版权就属于本站,如果没有注明那么《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这篇文章则转载于网络,或者由本站会员发表,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您认为《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第九章 孤城血卜 第七节 齐燕皆黯淡 名将两茫茫》这篇文章yiyi22680。

文学经典推荐

<small id='yiyi22680'></small><noframes id='yiyi22680'>

  • <tfoot id='yiyi22680'></tfoot>

          <legend id='yiyi22680'><style id='yiyi22680'><dir id='yiyi22680'><q id='yiyi22680'></q></dir></style></legend>
          <i id='yiyi22680'><tr id='yiyi22680'><dt id='yiyi22680'><q id='yiyi22680'><span id='yiyi22680'><th id='yiyi22680'></th></span></q></dt></tr></i><div id='yiyi22680'><tfoot id='yiyi22680'></tfoot><dl id='yiyi22680'><fieldset id='yiyi22680'></fieldset></dl></div>
              <bdo id='yiyi22680'></bdo><ul id='yiyi22680'></ul>

                • 删文留言-版权及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