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言文 > 《北史·李彪传》原文及翻译译文

《北史·李彪传》原文及翻译译文

《北史·李彪传》原文及翻译
北史
原文
    李彪,字道固,孝文赐名焉;举孝廉,至京师,李冲礼之其厚,彪深宗附之;孝文初,为中书教学博士,迁参著作獉事。
    表上封事七条,其一曰:臣愚以为第宅车服,自百官以下至于庶人,宜为其等制;使贵不逼贱,卑不僭高,不可以称其侈意,用违经典;其二曰:今诚宜准古立师傅,以诏导太子;诏导正则太子正,太子正则皇家庆,皇家庆则人事幸甚矣;其三曰:臣谓宜于河表七州人中,擢其门才,引令赴阙,依中州官比,随能序之;其七曰:愚谓如有遭父母丧者,皆得终服;若无其人有旷庶官者,则优旨慰喻,起令视事;帝览而善之,寻皆施行;彪稍见礼遇;诏曰:“彪虽宿非清第,然识性严聪,学博坟籍獉,颇堪时用;”其年,加员外散骑常侍,使于齐;彪前后六度衔命,南人奇其謇博;彪既为孝文所宠,性又刚直,遂多劾纠,远近畏之;帝宴群臣于流化池,谓仆射李冲曰:“李彪之直,是我国得贤之基;”车驾南伐,彪兼度支尚书獉,与仆射李冲等参理留台事;彪素性刚豪,与冲等意议乖异,遂形于声色;冲积其前后罪过,上表曰:“去年大驾南行以来,彪兼尚书,其言与行舛,是己非人,专恣无忌;宜亟投彪于有北,以除奸矫之乱政;”有司处彪大辟,帝恕之,除名而已。
    彪寻归本乡;帝将复采用;会留台表至,言彪与御史贾尚往穷庶人恂事,理有诬抑,奏请收彪;彪自言事枉,帝明彪无此,遣左右慰勉之;听以牛车散载,送之洛阳,会赦得免。
    郭祚为吏部,彪为子志求官,祚乃以旧第处之;彪以位经常伯,又兼尚书,谓祚应以贵游拔之,深用忿怨,形于言色彪病,体上往往疮溃,痛毒备极;赠汾州刺史,谥曰刚宪。
《北史卷四十·列传第二十八》


译文
    李彪,字道固,这是孝文帝赐给的名字;李彪被举荐为孝廉,到京城,李冲对他礼遇甚厚,李彪深深地宗仰依附他;孝文帝即位之初,任他为中书教学博士,后来调任参与著作事宜。
    李彪又写秘密奏章陈述七条建议,其一说:我认为住宅、车辆、服装,自百官以下到普通百姓,应该规定出等级式样;使高贵的不至于使用卑贱者的,卑贱者不至于违制使用高贵的,人人都不能任意奢侈,有违典章制度;其二说:今天应该按照古制聘请老师,用以教导太子;教导正确太子就行为端正,太子端正就是皇家的福分,皇家有福则天下万民就享受太平;其三说:我认为应在黄河以南七州中,选拔高门中的人才,招揽他们到京城中,按照中原官吏的标准,根据能力加以任用;其七说:我认为大臣们如有遭遇父母丧事的,都要服满丧期;如果有空缺的官职却因为这个人去守孝,无人能替补,则可以用特殊的诏书对他慰勉,让他回来继续任职;孝文帝看了他的奏章连连赞许,不久就都施行;李彪渐被朝廷重视;孝文帝便下诏说:“李彪虽然不是出身于有名望的门第,然而他性情严谨聪明,学识广博,很能承担朝廷的重用;”这一年,他被封为员外散骑常侍,出使南齐;李彪前后六次奉命出使南齐,南人都很佩服他性格刚直,学识广博;李彪既然被孝文帝所信任,性格又刚直不阿,便对朝臣中违法行为多有弹劾,远远近近的臣僚都畏惧他;孝文帝在流化池宴请群臣,对仆射李冲说:“李彪的正直,是我朝得到贤才的基础;”孝文帝率军南征,李彪兼任度支尚书,与仆射李冲等留在京城,参与料理朝廷大事;李彪生性刚直豪爽,与李冲等人意见往往不同,便显露在脸色上;李冲收集李彪过去的罪过,上表说:“自从去年皇帝南征以来,李彪兼任尚书,他言行不一,自以为是,责难他人,独断专行,横行无忌,应该迅速将李彪送到北方严寒荒凉的地方去,用以清除奸臣乱政的局面;”有司判决李彪死罪,孝文帝饶恕了他,只是罢去了官职。
    李彪不久回到故乡;孝文帝准备重新起用李彪;适逢京城留台的表章到来,说李彪与御史贾尚审问被废太子元恂一案,按理说有诬枉之处,请求将他关进监牢;李彪申辩自己冤枉,孝文帝也认为李彪没有这条罪状,派人去宽慰勉励他,并派牛车将他送到洛阳;遇到大赦,他得以免除刑罚。
    郭祚在吏部任职,李彪想为儿子李志请求官职,郭祚依旧按照微贱之人的子弟对待;李彪认为自己职位已至侍中,又兼任尚书,对郭祚说应该按高门的标准来提拔李志,所以十分忿恨,在语言和脸色上表现出来;李彪有病,身上常常像长疮那样溃烂,疼痛异常;死后在朝廷追赠他为汾州刺史,谥号叫刚宪。

《北史·李彪传》    

免责声明:「《北史·李彪传》原文及翻译译文」是一篇文言文,文笔优美俱佳,原文及翻译等内容(即本文)收集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您认为本站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北史·李彪传》原文及翻译译文·古诗词文学经典推荐*名著阅读

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尚书礼记诗经孙子兵法乐府诗集婉约词弟子规爱莲说雁门太守行送元二使安西三字经长恨歌唐诗三百首素问尔雅醒世恒言世说新语文心雕龙千字文左传礼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