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

时间: 2018-08-10 23:40:34

○岳武穆御军

岳鹏举征群盗,过庐陵,托宿廛市。质明,为主人汛埽门宇,洗涤盆盎而去。郡守供帐,饯别于郊。师行将绝,谒未得通。问大将军何在,殿者曰:“已杂偏裨去矣。”其严肃如此,真可谓中兴诸将第一。周洪道为追复制词有云:“事上以忠,至不嫌于辰告;行师有律,几不犯于秋毫。”盖实录也。辰告者,谓岳尝上疏请建储云。

○莫氏别室子

吴兴富翁莫氏者,暮年忽有婢作娠。翁惧其妪妒,且以年迈惭其子妇若孙,亟遣嫁之。已而得男,翁时岁给钱米缯絮不绝。其夫以鬻粉羹为业,子稍长,讠令羹于市。且十余岁。莫翁告殂,里巷群不逞遂指为奇货,悉造婢家唁之。婢方哭,则谓之曰:“汝富贵至矣,何以哭为?”问其说,乃曰:“汝之子,莫氏也。其家田园屋业,汝子皆有分,盍归取之?不听,则讼之可也。”其夫妇皆曰:“吾固知之,奈贫无资何?”曰:“我辈当贷汝。”即为作数百千文约,且曰:“我为汝经营,事济则归我。”然实无一钱,止为作衰服被其子,使往,且戒曰:“汝至灵帏,则大恸且拜,拜讫可亟出。人间汝,谨勿应,我辈当伺汝于屋左某家,即当告官可也。”其子谨受教。

既入其家,哭且拜,一家骇然辟易。妪骂,欲殴逐之。莫氏长子亟前日:“不可,是将破吾家。”遂抱持之曰:“汝非花楼桥卖羹之子乎?”曰:“然。”遂引拜其母曰:“此,母也,吾乃汝长兄也,汝当拜。”又遍指其家人云:“此为汝长嫂,此为次兄若嫂,汝皆当拜。”又指云:“此为汝长侄,此为次侄,汝当受拜。”既毕,告去,曰:“汝,吾弟,当在此抚丧,安得去?”即命栉濯,尽去故衣,便与诸兄弟同寝处。已,又呼其所生,喻之以月廪岁衣如翁在日,且戒以非时毋辄至,亦欣然而退。 [由依依文库wWw.yiYiwenku.COM整理]

群小方聚委巷茶肆俟之,久不至。既而物色之,乃知已纳,相视大沮,计略不得施。他日,投牒持券,诉其子负贷钱。郡逮莫妪及其子问之,遂备陈首尾。太守唐少尉叹服曰:“其子可谓有高识矣。”于是尽以群小具狱,杖脊编置焉。(讠令,力丁切,炫声也。)

○耆英诸会

前辈耆年硕德,闲居里舍,游从诗酒之乐,风流 雅韵,一时歆羡。后世想慕,绘而为图,传之好事,盖不可一二数也。今姑据其表表者于此,致景行仰止之意云。

唐香山九老,则集于洛,乐天序之。 杲(怀州司马,年八十九)、吉杲(卫尉卿致仕,八十六)、刘真(磁州刺史,八十二)、郑据(龙武长史,八十四)、卢慎(侍御史内供奉,八十二)、张浑(永州刺史,八十七)、白居易(刑部尚书致仕,七十四),所谓七人五百八十四者是也。又续会者二人,李元爽(洛中遗老,一百三十六岁)、僧如满(九十五)。或又云,狄兼谟(秘书监)、卢贞(河南尹)二人。以年未七十,虽与会而不及列云。

宋至道九老,则集于京师。张好问(太子中允,八十五)、李运(太常少卿,八十)、宋祺(丞相,七十九)、武允成(庐州节度副使,七十九)、吴僧赞宁(七十八)、魏丕(郢州刺史,七十六)、杨徽之(谏议大夫,七十五)、朱昂(水部郎中,七十一)、李(故相,七十)。然此集竟不成。

至和五老,则杜衍(丞相,祁国公,八十)、王涣(礼部侍郎,九十)、毕世长(司农卿,九十四)、朱贯(兵部郎中,八十八)、冯平(驾部郎中,八十八)。时钱明逸留钥睢,为之图象而序之。

元丰洛耆英会凡十有二人。富弼(丞相,韩国公,七十九)、文彦博(丞相,潞国公,七十七)、席汝言(司封郎中,七十七)、王尚恭(朝议大夫,七十六)、赵丙(太常少卿,七十五)、刘凡(秘书监,七十五)、冯行己(卫州防御使,七十五)、楚建中(天章待制,七十三)、王谨言(司农少卿,七十二)、王拱辰(检校太尉,判大名府,以家居洛,愿寓名会中,七十一)、张问(大中大夫,龙图直阁,七十),司马光(端明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六十四)用唐狄兼谟故事预焉, 公序之,图形妙觉僧舍,其后又改为真率会云。

吴兴六老之会,则庆历六年集于南园。郎简(工部侍郎,七十七)、范锐(司封员外,六十六)、张维(卫尉寺丞,九十七,都管张先之父)、刘余庆(殿中丞,九十二,述仲之父)、周守中(大理寺丞,九十,颂之父)、吴琰(大理寺丞,七十二,知几之父)。时太守马寻主之, 安定教授湖学,为之序焉。

吴中则元丰有十老之集,为卢革(大中大夫,八十二)、黄挺(奉议郎,八十二)、程师孟(正议大夫,集贤修撰,七十七)、郑方平(朝散大夫,七十二)、闾丘孝终(朝议大夫,七十三)、章岵(苏州太守,七十三)、徐九思(朝请大夫,七十三)、徐师闵(朝议大夫,七十三)、崇大年(承议郎,七十一)、张诜(龙图直学,七十),米芾元章为之序焉。

○纥石烈子仁词

开禧用兵,金人元帅纥石烈子仁领兵据濠梁,大书一词于濠之ヘ厅壁间。词名《上平南》,即《上西平》之调,云:“虿锋摇,螳臂振,旧盟寒。恃洞庭彭蠡狂澜。天兵小试,万蹄一饮楚 干。捷书飞上九重天,春满长安。舜山川,周礼乐,唐日月,汉衣冠。洗五州妖气关山。已平全蜀,风行何用一泥丸。有人传喜日边,都护先还。”

子仁盖女真之能文者,故敢肆言无惮如此。

○读书声

昔有以诗投东坡者,朗诵之而请曰:“此诗有分数否?”坡曰:“十分。”其人大喜。坡徐曰:“三分诗,七分读耳。”此虽一时戏语,然涪翁所谓“南窗读书吾伊声”,盖善读书者,其声正自可听耳。

王沔字楚望,端拱初,参大政。上每试举人,多令沔读试卷。沔素善读,纵文格下者,能抑扬高下,迎其辞而读之,听者忘厌。凡经读者,每在高眩举子凡纳卷者,必祝之曰:“得王楚望读之,幸也。”若然,则善于读者,不为无助焉。

○刘长卿词

刘震孙长卿号朔斋。知宛陵日,吴毅夫潜丞相方闲居,刘日陪午桥之游,奉之亦甚至。尝携具开宴,自撰乐语一联云:“入则孔明,出则元亮,副平生自许之心;兄为东坡,弟为栾城,无晚岁相违之恨。”毅夫大为击节。

刘后以召还,吴饯之郊外,刘赋《摸鱼儿》一词为别,末云:“怕绿野堂边,刘郎去后,谁伴老裴度。”毅夫为之挥泪。继遣一价,追和此词,并以小奁侑之,送数十里外。启之,金百星也。前辈怜才赏音如此,近世所无。

○庆元开庆六士

庆元间,赵忠定去国,太学生周端朝、张道、徐范、蒋传、林仲麟、杨宏中,以上书屏斥,遂得六君子之名。开庆间,丁大全用事,以法绳多士,陈宜中与权、刘黼声伯、黄镛器之、林则祖兴周、曾唯师孔、陈宗正学,亦以上书得谪,号六君子。

至景定初,时相欲收士誉,悉上春官,并擢高第,时议或有异论。既而林则祖、陈宗先死,曾屡遭黜。三公者,相继召试,居言路,出藩入从。咸淳癸酉间,声伯自海阃召为从官翰苑,与权自闽帅擢秋官居锁闼,器之起家知庐陵兼仓部。是岁六月,正言郭阊劾器之云:“虚名多足以误世,实德乃可以服人。”又云:”黄镛偶侪六士,遂得虚名,昨守吴门,怪状百出。愧士不敢谒学,畏军不敢阅武。暨绾郡符,复兼庾节,怪诞仍不可枚数矣。”

越宿,陈与权入奏曰:“朝廷建官,本欲兼收实用;臣子事上,岂容徒窃虚名。倘公议有及于斯,虽顷刻难安于位。比观谏坡造膝之抨弹,斥去庐陵治郡之无状,一皆公论,何预孤踪。但首发虚名之误世,上系国家;而明指六士以修言,已形辞色。盖亦谓忝论思之数,将使自知进退之谋,欲乞特畀闲廪,以穆师言。”诏不允云:“虚名误世,辞气若过于抑扬;实德服人,指意则有所归重。援是求去,非朕攸闻。”刘声伯亦一再上疏求去,不允。

郭不自安,乞罢言职者亦再,云:“直言无忌者谏之职,何敢容私;啭喉触讳者语之穷,安能逆料?惟兹吉守,旧有直声,惜其预六士之称,不能终誉如此。今指其两郡之政,谓之非虚名可乎?二臣何见,相继引嫌。实自实,虚自虚,人品固难于概论;闻所闻,见所见,事理委无以相干。”亦不允其请。而陈疏至四五,且引书牍之嫌。御批云:“卿以不必疑之言,而申必欲去之请,如国体何?前诏谓虚名实德,各有所指,盖尽之矣。书牍引嫌,勿书可也,何以去为?”于是侍御陈坚节夫、豸官陈过圣观共为一疏,乞申谕三臣,各安职守。而黄户书万石、陈兵书存、常户侍、曹礼侍孝庆、倪刑侍曹、高工侍斯得、李右史珏、文左史复之共为一疏调停之,久而方定。知大体者,殊不然之。事久论定,虚名实德于人,亦可概见矣。

○文臣带左右

绍兴以来,文散阶皆带左右字,以别有无出身。惟尝犯赃者则去之。刘岑季高得罪秦氏,坐赃废。后复官,去其左字,季高署衔,不以为愧也。孙觌仲益亦以赃罪去左字,但自称晋陵孙某而已。至绍兴末,复朝奉郎,乃始署衔。淳熙中,因赵善俊奏,又例去之。

吴兴有王孝严行先居城西,俗称为王 练宅,盖将种也。以冠登壬辰科,沾沾自喜,以带左字为荣。时施士衡得求因忤魏道弼,坐赃失官。素负气,殊以不带左字为耻,而有诏尽去之。乡人嘲之曰:“快杀施得求,愁杀王行先。”

○马梁家姬

会稽有富人马生,以入粟得官,号马殿干。喜宾客,有姬美艳能歌,时出佐酒。客有梁县丞者颇黠,因与之目成。一旦马生殂,姬出,梁捐金得之。它日,置酒觞客,陈无损益之在坐。酒酣,举杯属梁曰:“有俪语奉上。”梁谛听之,即琅然高唱曰:“昔居殿干之家,爰丧其马;今入县丞之室,毋逝我梁。”一坐大呼笑,而主人怃然不乐。无几,梁亦死焉。人尤无损之谑戏,然闻者亦可以警也。

○山獭治箭毒

世传补助奇僻之品,有所谓山獭者,不知出于何时。谓以少许磨酒饮之,立验,然《本草》、《医方》皆所不载。止见《桂海虞衡志》云:“出宜州溪峒。”峒人云:“獭性毒,山中有此物,凡牝兽悉避去。獭无偶,抱木而枯。”峒獠尤贵重之。能解箭毒,中箭者,研其骨少许傅之,立消。一枚直金一两。或得杀死者,功力劣。抱木枯死者,土人自稀得之。然今方术之士,售伪以愚世人者,类以鼠璞、猴胎为之,虽杀死者,亦未之见也。

周子功尝使大理,经南丹州,即此物所产之地,其土人号之曰插翘。极为贵重,一枚直黄金数两。私货出界者,罪至死。方春时,犭女数千,歌啸山谷,以寻药挑菜为事。獭性,或闻妇人气,必跃升其身,刺骨而入,牢不可脱,因扼杀而藏之。土人验之之法,每令妇人摩手极热,取置掌心,以气呵之,即然而动,盖为气所感故耳。然其地亦不常有,或累数岁得其一,则其人立可致富,宜中州之多伪也。

○月忌

俗以每月初五、十四、二十三日为月忌,凡事必避之,其说不经。后见卫道夫云:“问前辈云,说此三日即《河图数》之中宫五数耳,五为君象,故民庶不可用。”此说颇有理,因图于此。

四(初四,十三,二十二日)。三(初三,十二,二十一日)。八(初八日,十七日)。

九(初九日,十八日)。五(初五,十四,二十三日)。一(初一,初十,十九日)。

二(初二,十一,二十日)。七(初七日,十六日)。六(初六日,十五日)。

○张功甫豪侈

张功甫,号约斋,循忠烈王诸孙,能诗,一时名士大夫,莫不 游,其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尝于南湖园作驾霄亭于四古松间,以巨铁ㄌ悬之空半而羁之松身。当风月清夜,与客梯登之,飘摇云表,真有挟飞仙、溯紫清之意。

王简卿侍郎尝赴其牡丹会云:“众宾既集,坐一虚堂,寂无所有。俄问左右云:‘香已发未?’答云:‘已发。’命卷帘,则异香自内出,郁然满坐。群妓以酒肴丝竹,次第而至。别有名姬十辈皆衣白,凡首饰衣领皆牡丹,首带照殿红一枝,执板奏歌侑觞,歌罢乐作乃退。复垂帘谈论自如,良久,香起,卷帘如前。别十姬,易服与花而出。大抵簪白花则衣紫,紫花则衣鹅黄,黄花则衣红,如是十杯,衣与花凡十易。所讴者皆前辈牡丹名词。酒竟,歌者、乐者,无虑数百十人,列行送客。烛光香雾,歌吹杂作,客皆恍然如仙游也。”

功甫于诛韩有力,赏不满意。又欲以故智去史,事泄,谪象台而殂。

○台妓严蕊

天台营妓严蕊字幼芳,善琴弈歌舞、丝竹书画,色艺冠一时。间作诗词有新语,颇通古今。善逢迎,四方闻其名,有不远千里而登门者。

唐与正守台日,酒边,尝命赋红白桃花,即成《如梦令》云:“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与正赏之双缣。

又七夕,郡斋开宴,坐有谢元卿者,豪士也,夙闻其名,因命之赋词,以己之姓为韵。酒方行,而已成《鹊桥仙》云:“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 楼,正月露、玉盘高泻。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指天上、方才隔夜。”元卿为之心醉,留其家半载,尽客囊橐馈赠之而归。

其后朱晦庵以使节行部至台,欲摭与正之罪,遂指其尝与蕊为滥。系狱月余,蕊虽备受棰楚,而一语不及唐,然犹不免受杖。移籍绍兴,且复就越置狱,鞫之,久不得其情。狱吏因好言诱之曰:“汝何不早认,亦不过杖罪。况已经断,罪不重科,何为受此辛苦邪?”蕊答云:“身为贱妓,纵是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罪。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其辞既坚,于是再痛杖之,仍系于狱。两月之间,一再受杖,委顿几死,然声价愈腾,至彻阜陵之听。

未几,朱公改除,而岳霖商卿为宪,因贺朔之际,怜其病瘁,命之作词自陈。蕊略不构思,即口占《卜算子》云:“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祝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归处。”即日判令从良。继而宗室近属,纳为小揪以终身焉。《夷坚志》亦尝略载其事而不能详,余盖得之天台故家云。

○字义

隙之间读若艰,谓有容可入也。隔之间读若谏,谓入其间而隔之也。暇之读若闲,谓其间有容暇也。闲有防义,或借作,非正字也。《季布传》:“侍,果言如朱家指。”师古曰:“侍、谓侍于天子。谓事务之隙也。”《刘贾传》:“使人招楚大司马周殷。”《颜注》:“谓私求间隙而招之(《汉书)无音)。”《史记》作去声。《张良传》:“尝从容步游圯上(《汉书》无音)。”《索隐》:“,闲字也。”《陈平传》:“身行杖剑亡,渡河。”《音义》:“、纪间反。”

○舟人称谓有据

余生长泽国,每闻舟子呼造帆曰欢,以牵船之索曰弹(平声)子,称使风之帆为去声,意谓吴谚耳。及观唐《乐府》有诗云:“蒲帆犹未织,争得一欢成。”而钟会呼捉船索为百丈。赵氏注云,“百丈者,牵船篾,内地谓之笪(音弹)。”韩昌黎诗云:“无因帆 水。”而韵书去声内,亦有扶帆切者,是知方言俗语,皆有所据。陆放翁入蜀,闻舟人祠神,方悟杜诗长年三老摊钱之语,亦此类也。

○张仲孚

完颜亮败盟寇蜀,主将合喜孛堇,张仲孚副之。先是,吴氏守蜀时,专用神臂弓保险。孛堇曰:“昔我军皆漠北人,故短于射。今军士多河南北人,何不 阅以分南人之长。”遂择五千人,昼夜 之。一日,设射,于石岩下张宴,以第其中否,岩皆如粉飞坠。酒酣,问仲孚曰:“果何如?”仲孚实秦相遣,虽吴氏兄弟,亦不知其谋,每欲剿其族,故金人信之不疑。仲孚欲散其谋,于是缪谓孛堇曰:“用中国人集长兵固善,第虞一旦反噬,则恐无以制之耳。且我每佥中原兵,常制以女真,正虑此也。”孛堇闻其说甚恐,乃渐散之。自后,和好既成,蜀备久弛,有以吴无备告堇,请劲骑数千,先事长驱而入者。仲孚为蜀危之,又谓孛堇曰:“自四太子时,犹不得蜀,设不如意,出危道也。”堇又为之止。

其后,下秦州,取德胜,所至降附,其力为多。时王瞻叔驻绵州,总饷事,王刚中为制帅,治成都。瞻叔请遣重臣镇蜀,时虞雍公方奏采石功,遂以兵书开宣幕。虞知仲孚不忘本朝,欲显招之,乃以王爵告命使持与之,仲孚乃径自屯所归于虞。

既而雍公舍险,出兵平地,一战而败,丧将校七十二人。凡吴所下州郡,不能抚有。及致金人责免敌钱,故所在皆叛。而仲孚屡为画策,亦不见用。中原之民,以为误己,大怒,因不复信之,以至于败云。

○隐语

古之所谓词,即今之隐语,而俗所谓谜。《玉篇》谜字释云,隐也。人皆知其始于黄绢幼妇,而不知自汉伍举、曼倩时已有之矣。至《鲍照集》,则有井字谜。自此杂说所载,间有可喜。今择其佳者,著数篇于此,以资酒边雅谈云。

用字谜云:“一月复一月,两月共半边。上有可耕之田,下有长流之川。六口共一室,两口不 圆。”又云:“重山复重山,重山向下悬。明月复明月,明月两相连。”木玷云:“我本无名,因汝有名。汝有不平,吾与汝平。”日谜云:“画时圆,写时方,寒时短,热时长。”又云:“东海有一鱼,无头亦无尾。除去脊梁骨,便是这个谜。”染物霞头云:“身居色界中,不染色界尘。一朝解绳缚,见姓自分明。”持棋云:“彼亦不敢先,此亦不敢先,惟其不敢先,是以无所争,是以能入于不死不生。”字点云:“寒则重重叠叠,热则四散分流。四个在县,三个在州。村里不见在村里,市头不见在市头。”印章云:“方圆大小随人,腹里文章儒雅。有时满面红妆,常在风前月下。”金刚云:“立不中门,行不履阈。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亦不足畏也矣。”蜘蛛云:“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心藏之,玄之又玄。”又云:“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

拄杖云:“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焉用彼。”木屐云:“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遇刚则铿尔有声,遇柔则没齿无怨。”蹴リ云:“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墨斗云:“我有一张琴,丝弦长在腹。时时马上弹,弹尽天下曲。”打稻<耒加>云:“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夹注书云:“大底不曾说小底,小底常是说大底,若要知得大底事,须去仔细问小底。”元宵灯球云:“我有红圆子,治赤白带下,每服三五丸,临夜茶酒下。”日历云:“都来一尺长,上面都是节。两头非常冷,中间非常热。”手指云:“大者两文,小者三文,十枚共计二十八文。”水中石云:“小时大,大时校渐渐大,不见了。”或以为小儿囟门。手巾云:“八尺一片,四角两面。所识是人面,不识畜生面。”接果云:“斫头便斫头,却不教汝死。抛却亲生男,却爱过房子。”

又有以今人名藏古人名者云:“人人皆戴子瞻帽(仲长统),君实新来转一官(司马迁),门状送还王介甫(谢安石),潞公身上不曾寒( 彦博)。”

又有以古诗赋败弓云:“争帝图王势已倾(无靶),八千兵散楚歌声(无弦),乌 不是无船渡(无肖),羞向东吴再起兵(无面)。”然此近俗矣。若今书会所谓谜者,尤无谓也。

○赵涯

理宗初郊,行事之次,适天雷电以风,黄坛灯烛皆灭无余,百执事颠沛离次。已而风雨少止,惟子阶一陪祠官,虽朝衣被雨淋漓,而俨然不动,理宗甚异之。亟遣近侍问姓名,则赵涯也。时为京局官,未几,除监察御史。

○书种文种

裴度常训其子云:“凡吾辈但可令文种无绝。然其间有成功,能致身万乘之相,则天也。”山谷云:“四民皆坐世业,士大夫子弟能知忠、信、孝、友,斯可矣,然不可令读书种子断绝。有才气者出,便当名世矣。”似祖裴语,特易文种为书种耳。练兼善尝对书太息曰:“吾老矣,非求闻者,姑下后世种子耳。”余家有书种堂,盖兼取二公之说云。

公重望

坡公《独乐园》诗云:“儿童诵君实,走卒知司马。”京师之贪污不才者,人皆指笑之曰:你好个司马家。”文潞公留守北京日,尝遣人入辽侦事。回见辽主大宴群臣,伶人剧戏作衣冠者,见物必攫取怀之。有从其后以物朴之,云:“汝司马端明邪?”是虽夷狄亦知之,岂止儿童走卒哉!

宣和间,徽宗与蔡攸辈在禁中自为优戏,上作参军趋出。攸戏上曰:“陛下好个神宗皇帝。”上以杖鞭之云:“你也好个司马丞相。”是知公论在人心,有不容泯者如此。

○陈孝女

陈孝女,钱塘人也。父业儒,尝受勇爵。漫游 淮间,居胭脂岭下,家粗给。乙亥兵火,挈家永嘉山中,悉为盗所掠,仅留一女十岁,携之丐食以归。故居荡不复存,因寄五里塘旧仆家。闻殊胜寺设粥供,日携女子就寺丐食。凡数月,僧扣所以,颇怜之,俾留众寮供榜疏职。时孙元帅下李知事者,东平人也,颇知书,亦寓寺旁。暇日至寺,必从容与僧谈,欲谋一士为友。僧以陈为荐,一见投合如久要,馆谷加厚,其女亦得其家欢心。居数月,当丁丑仲春,女子忽谓其父云:“吾母墓在故居侧,数年不至矣。闻主人禁烟将为湖山游,能乘此机,一往拜扫否?”父以告,李欣然与俱。既至墓所,拜奠罢,李偕携酒饮旁舍。女悲泣不已,久之,勉之还,则泣告曰:“比闻李氏今将北归,吾父子必将从之。父老子幼,南北万里,何日可再至吾母墓下,此所以痛也。”言与泪俱下,父亦感痛。而女踊呼号,声振林木,久而仆地,视之,死矣!李义之,因与墓邻敛而于母冢之旁云。

呜呼!颗有曹、饶二娥,耀史册,著为美谈。今陈氏女,年甫十四,而天性至孝,抱冢泣死,视前修为无愧矣。因详著以俟传忠孝者。

【完】

  • 下一篇:没有了
  • 上一篇:卷十九

文学经典推荐

删文留言-版权及免责声明